玩物丧志何其多,不缺你一个!(番外1)

这几天微博首页乌烟瘴气,什么事都有。。。

说好有番外,说到做到~

原本是神话拿回商标就要发的,拖延症发作~献给帅气的队长,祝贺第一本写真新鲜出炉~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好久没有这么舒服得睡过一觉了,郑弼教在一阵时有时无得痒意下慢慢醒来。

一股接着一股热呼呼的气息喷洒在郑弼教的脸颊上,随后覆上的是一阵细细密密的轻吻。来者的吻温柔至极,像对待珍宝似得用嘴唇感受着。

从额头到鼻尖,再从脸颊到嘴唇,几乎不放过脸上的任何一寸肌肤。

Eric的右手给郑弼教的脑袋垫着一时动不了,可左手没闲着用大拇指刮一刮郑弼教的小脸袋。


“嗯...熊仔,别闹。”郑弼教用刚睡醒朦朦胧胧的声音说着,然后翻身往右,似是躲避“熊仔”的袭击。

“唔...”Eric非常称职得冒充着熊仔,发出了几下狗狗的呜呜声。


郑弼教原以为翻个身背对着某人,可以暂时逃离一清早的“骚扰”。但是扰人清梦的始作俑者似乎不肯罢休,一只大手慢慢伸入郑弼教的睡衣。

从睡衣和睡裤的间隙中慢慢伸入时,还不忘摸一把肚子上的肉肉。


此时,郑弼教不想醒也得醒来。前有乱摸的手,后有一根杆子贴着不紧不慢得蹭着,移动得同时还不忘往臀缝里塞。

Eric也许估计郑弼教尚未清醒,嘴唇又移到他白皙修长的脖颈,将热气转而喷洒在郑弼教耳旁,搞得郑弼教一时心神不定。

看怀里的人暂时没醒来的迹象,Eric一点点胆子大了。手从原本轻摸着肚子,逐步上移,进军至胸口。随后不轻不痒得用指甲蹭着胸前的点点。

郑弼教被Eric从两方面不断攻陷,犹如隔靴搔痒。凡是经过Eric触碰的地方都不禁战栗。


见他没什么反应,Eric越发大胆,用牙齿一路轻描淡写得轻触着郑弼教的颈,似乎是一旦他有何动静,就准备咬住脖子,试图控制猎物的大猫。


又要咬人磨牙了,郑弼教在心中表示淡淡的无奈。

他也就配合着Eric各种揩油,看他能玩到什么地步。同时假寐,只待时机到来,好让身后的人措手不及。


Eric收回牙齿,换上了嘴唇轻轻缓缓得描摹着。

对郑弼教的颈项他一直欲罢不能。最喜欢的是,在做//爱做的事情时,看着他在一个又一个强烈的攻势下,修长脖颈随着变化不断的节奏,时而低俯,时而扬起。再配上迷醉的表情,忍不住呻吟的场景。这一切飘飘忽忽好不真实。

想到这,Eric都有趁郑弼教睡着时先爽一番,哪怕之后被踹死也无所谓的冲动。


这时郑弼教假装睡得不踏实,小范围得挪动了下身子,连带着臀部重重得蹭上了身后抵着的硬东西。

“a...”故意发出刚睡醒时庸散,缓慢的单音节,这对Eric可是有着强大的杀伤力。

感到Eric的呼吸逐渐不受控制,身后的东西也比之前更加坚挺后,郑弼教偷偷得在心中比了个V字。


Eric在他睡衣中的手流连忘返得从细嫩的胸口移到软软的小肚子上,用修长的手指在上面俏皮得弹起了钢琴。

“cha gi ya,醒了?”

“恩~”郑弼教一把抓住了他使坏的手,一大早不带这么“欺负”人的。


见郑弼教醒了,Eric一个翻身,对着那张平时嘟嘟囔囔的小嘴吻了很久很久,虽然只是蜻蜓点水,但带着是恋人间才懂得珍惜。

“wu......还没刷牙......”郑弼教起初挣扎抱怨了番,然而在Eric的甜蜜攻击下也就妥协了。


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后,像是一种无声的保证。随后郑弼教稍有些呼吸不畅,说了句,“你重了。”

“前几天刚称过...”

“肯定重了!另外,你这是偶像的身材吗?”郑弼教毫不客气得摸上Eric只剩一块“腹肌”的肚子,忍不住疯狂得笑了起来。

“呀,你小子在得意。”Eric不爽得进行痒痒攻击。

“哈哈...胖了...就是...胖了吗...哈哈”郑弼教在攻击下无力反驳,但依然在语言上不断得攻击。


最后,直到他求饶,Eric才放过了他。笑过度的郑弼教在一旁大口大口得呼吸,以缓解刚才笑得透不过气。

而一向以出人意料闻名的Eric,果然不负众望。此时画风一转,抓起郑弼教的手探到自己身下,装可怜得看着他。


迎面而来得却是一个枕头,和郑弼教起身洗漱的背影。

但是抱着枕头的Eric觉得这是一天美好的开始。



评论
热度 ( 12 )

© 大角鹿爱喝芒果椰汁 | Powered by LOFTER